新聞動態

News

中國制造:谷底之下還有深淵

當2007年最后的好時光逝去,殘酷的金融危機、飆升的土地價格與高昂的用工成本形成惡性循環,逐步描繪著制造業的慘淡;訂單萎縮、工廠倒閉、大幅裁員、外資撤出,一連串的負面消息引發了市場的諸多不安。

盡管制造業如何度過寒冬已經成為每年都要提及的議題,但不可回避的現實卻是,荏苒7年時光過去,制造業還沒能重回往日的榮耀,中國這個“世界工廠”地位,還能維持多久?

谷底下還有深淵

從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,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前,是中國制造業迅速成長為“世界工廠”的黃金十年。低廉的人工與土地、超國民的稅收待遇,以及地方政府為招商引資所開的一路綠燈,使深圳、順德、東莞、蘇州等地紛紛成為了標志性的外資工廠聚集地。

而在長三角與珠三角這兩塊經濟富庶、交通便利的土地上,從事出口加工生意的中小企業更是遍地開花。

也就在這十年間,中國成長為全球IT、家電、服裝等行業的加工制造基地,世界工廠之名由此而來。

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劉勇曾給出一組數據,2007年的家電業中,中國生產的彩電、空調、壓縮機、微波爐4類產品已經占到全球總產量的70%左右,而冰箱壓縮機還有洗衣機的產量則也已經占到全世界的1/3。

但從光榮跌入慘淡,也只需要一個瞬間。

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,使國內制造業隨即墮入寒冬之中,至今沒能完全走出。在這場危機中,東莞的電子制造業,成為中小企業在這場災難中的樣本。

東莞從事電子制造業的多是中小企業,而這其中,有70%以上是研發與市場兩頭在外的純加工制造企業。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后,外需萎縮導致訂單減少,這些中小型企業們原本只能通過拼低價才能拿到訂單,利潤十分微薄。在“開一天工,反而賠一天的錢”的情況下,不得不選擇停工待產,甚至關門破產。

如果你以為2008年已經是最壞情況,那么隨后2012年的到來,會讓更多還沒能恢復元氣的制造企業看到原來谷底下面還有深淵。

白色家電制造巨頭美的,在2011年末曾以3萬多人的裁員數字,創下了近年來A股上市公司的裁員紀錄;同樣是中國本土白色家電巨頭的海爾集團在近期宣布,要在去年和今年兩年間,實現2.6萬人的龐大裁員計劃。

制造業與“新貴”

在金融危機帶來的外部沖擊之外,價格飆升的土地、人口紅利的消失,以及日益嚴苛的經營環境,都已經成為了戴在制造業頭頂的緊箍咒。一場由沿海波及到內地的長期“用工荒”,使人們不得不意識到,源源不竭的廉價勞動力,這個讓中國經濟在過去30年里快速增長的強勁動力,正在日益消失。

波士頓咨詢顧問報告的數據顯示,從2005年至2010年,中國工資漲幅達69%。而同樣條件下,周邊越南的生產成本則要比中國低15%至30%。

人均工資的增長,無疑導致了充足廉價勞動力帶來的人口紅利逐漸消失,但高成本之下,代工企業們取得的利潤卻十分微薄。

以低價來拼訂單的中小企業自不必說。即便是富士康,組裝一臺蘋果手機,所獲得的毛利也只有2%。而站在這條產業鏈最高處的蘋果,拿到的毛利卻是200%。

制造行業的慘淡,帶來股市的持續低迷。與資本熱衷的互聯網等行業相比,制造業積累財富的速度與方式,在投資者們看來顯得緩慢而不合時宜。

來看兩組有意思的數字。

1984年創立的聯想集團,在30年后的現在,市值還沒有超過150億美元;同樣在1984年由張瑞敏創立的海爾集團,旗下上市公司青島海爾如今的市值才在74億美元左右。

與他們相比,互聯網“小朋友”們賺錢的速度可謂坐火箭一般。

2014年才在納斯達克上市的京東商城,成立十年,市值便飆升到了340億美元。而同樣是2014年赴美上市,剛剛創立4年的化妝品電商聚美優品,在上市后的市值則達到40億美元。

世界工廠還能維持多久

日益高漲的用工成本,與始終微薄的利潤之間,矛盾重重。而紛紛被扣上“血汗工廠”帽子的中國制造企業們在其中奮力掙扎,但始終沒有找到答案。

就在當本土企業苦苦勉力支撐之時,外資企業已經開始了用腳投票,尋找成本更低的地方。

富士康的母公司鴻海已經啟動了在印度尼西亞設立手機工廠的5年計劃,而投資金額可能高達100億美元。讓這家世界最大的代工廠動心的,除了印尼便宜的人工之外,還有印尼政府提供的包括消費稅減免在內的優惠條件。

而蘋果CEO庫克也曾在2012年表示,蘋果計劃投資1億美元將部分Mac電腦的產能遷回美國國內。

某財經評論員曾評論稱:中國制造業面臨雙重危機:一是低端制造業流向東南亞、南亞等地,原有的產業鏈條被打斷;二是智能時代某些可用機器的制造業回流到美國。

擺在人們面前的問題是,當傳統代工模式已經難以為繼,中國作為“世界工廠”的地位還能維持多久?

一直處于“微笑曲線”中間區域的國內制造業,開始向產業鏈高處攀升。低成本、高效率的輕資產化運營策略也已經在眾多大公司開始實施。

海爾成立了2000多個小微公司,鼓勵員工自主創業。而富士康也計劃用機器人來解決熟練工人短缺的問題。郭臺銘曾在2011年表示,將在3年內在富士康投放100萬個機器人。沒落并不意味著消亡。7年間的慘淡,也并沒能完全消磨掉資本對中國制造業的熱情。

2010年,為耐克、阿迪達斯等品牌代工的香港裕元工業(集團)有限公司在國內增加了15條生產線。而富士康則大舉西遷,在中西部建立起了更多的園區。

事實上,新的好消息也已經傳來。2014年6月,匯豐6月中國制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(PMI)終值為50.7,這個反映著制造業狀況的數字,自2014年以來首次回歸擴張區間。而自2013年以來,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也已經數度提及了“打造中國經濟升級版”的命題。

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地位,短時期并不會動搖。但顯然,在此之前,有更艱難的“升級”在等著它們。

  • 上一篇:體制改革將進一步釋放民營經濟發展活力
  • 下一篇:沒有了
  • 捕鱼多福彩金